出国打工亲身经历 陌生男女搭伙过日子

2012-04-20 07:58:16 中国国际劳务信息网 点击数:32819


 来源: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担心被抓,不敢坐地铁;因为钱财,他们变“冷血”;为了排除寂寞,陌生男女搭伙过日子……记者调查了解到,今年以来,仅青岛机场边检就已经查获偷渡案件近10起。都知道出国打工赚钱多,那在外打黑工究竟过的是啥样日子呢?4月18日,曾在韩国打黑工的两位年轻人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遭遇。

 

■人物一李洋(化名),男,25岁,来自威海,在韩打工两年,现在国内一韩企工作

 

不敢得罪人,不敢坐地铁

    4月18日,记者联系上了曾在韩国打了两年黑工的李洋。大学毕业后,因在国内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23岁的李洋便通过当地的一家出国劳务中介,办理了为期三个月的赴韩国的研修签证。“尽管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但听别人说,出国后可以一边上学一边出国打工赚钱,基本上可以赚回本钱。”他告诉记者,当初他纯粹是怀揣着一举两得的梦想来到韩国的。但没想到三个月签证到期之后,自己就沦落成一名街头黑工了。

    2009年9月,李洋如愿以偿地来到了韩国仁川的一所私立专科学校。“一开始,我还能坚持天天上课。”但这种状态仅仅维持了一个月。李洋告诉记者,后来经朋友介绍,他在学校附近一家餐馆做起了服务生。“每天只干5个小时,平均每小时赚3000韩元(约合人民币16元左右)”他说,为了能尽快赚足自己的签证费用,他就彻底放弃了学业,专门在一些建筑工地找零工。“建筑工地虽然很累,但每天能拿到至少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70元左右),如果运气好的话,每天能赚10万韩元甚至更多。”李洋称,在国内找个体面的工作也不过如此。

    就这样,李洋开始和许多“黑人”一样,过上了打黑工的日子。“那段日子,没有合法的身份,最害怕的就是在街头被抓住检查证件。”李洋告诉记者,越是到重大节日的时候,他们就越不敢出门,感觉自己就像过街的老鼠,即使出去买东西也是来去匆匆。

    为了防止被抓,黑工们平时也经常交流经验。“除了尽量少出门外,还不能乘地铁。”李洋说,自己在选择出行方式时只能选择公交车。“由于地铁站人流量大,是法务部工作人员的主要活动场所。”李洋说,经过两年的摸索,他总结了一些“反侦察”经验:“不在中国人聚集的地方居住,不在黑工多的工厂干活,不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不要得罪任何人,以防有人举报。”李洋告诉记者,在韩国打黑工的这段时间里,自己曾经和法务部的工作人员“亲密接触”过两次,在第二次,他“落网”了。

    第一次和法务部工作人员仅仅相隔100米。“因为去小卖部买烟,我躲过了一劫。”李洋告诉记者,2010年秋天他和一批黑工在水源市郊的一个农场收白菜时,被当地人举报了。“当时是上午10点多,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去附近一家小卖部买烟,回来时远远地就看到了农场上围了很多人。”他说,一开始以为是有人打架,但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法务部来抓黑工了。李洋趁机躲了起来,直到法务部的车子走远了,才敢出来。李洋说,这件事情之后,他在租住的地方躲了半个月,直到“严打”的风声过去后,才又出来找活干。

    “第二次和他们短兵相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上就多了一副铐子。”李洋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在2011年7月10日下午。“当天正好是周末,下午的时候工厂里来了一辆车,一开始以为是老板的朋友。”他说,自己刚刚要进车间时,就被其中两个人戴上了手铐。“他们是法务部的便衣,当时抓了10几个人,都是这个厂子里的。”李洋说。在看守所待了一周后,李洋被遣送回国。“虽然在韩国待了两年,但只带回了两万元钱(人民币)。”

 

■人物二刘超(化名),男,33岁,来自日照,在韩出国打工三年,目前在老家打工

 

黑工之间借钱是大忌

    跟李洋不同,刘超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在外打工,但几年下来却没有攒下多少钱。“当初结婚时,对方父母嫌我穷,但妻子最终还是坚持嫁给我了。”婚后他便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省吃俭用,但一年下来也只赚了两万元钱。“后来,在跟一个工友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在韩国出国打工一年能赚10万元。”刘超通过东拼西凑筹到了近八万元。2008年,他通过伪造个人资料,在一家出国劳务输出公司办理了赴韩考察的商务签证。在韩国一待就是三年。“语言不通,找工作也很困难。后来在安山市认识了一个中国老乡,好不容易才托他帮忙在一个建筑工地找到工作。”他告诉记者,“一天工作10个小时,虽然比较累,但只要有活干自己就是快乐的。”

    “最受不了的就是孤独,一开始每当下班回到出租房后,便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周围没有任何人跟你讲话。”刘超告诉记者,漂泊在外,不管是男还是女都非常不容易。很多男人都有“女朋友”,很多女人也都有“男朋友”。“其实现在来看感觉很荒唐,在国内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但到了国外又都跟别人住在一起了。”刘超说,“但是,处在那种环境之下,这些事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一般女人出国也都是为了赚钱,但初来乍到的女人又都没活干,这时就不得不靠男人了。”刘超说,男人为女人找工作,女人为男人洗衣做饭,是在中国黑工中普遍存在的“潜规则”。“我们就是在一起搭伙过日子,平时我赚的钱还是定期寄给家里,她赚的钱也寄给自己家人。”他告诉记者,大多数人交往之前都会约法三章,互相不会破坏对方的家庭,而回国后也都不会再有任何来往。

    “我们这些人都有一个原则,就是不会轻易借钱。因为我们都是黑工,说不定哪天谁就会被逮住,这样借出去的钱就都打水漂了。”他强调道,“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仗义,我们可以为你找工作,暂时管你吃住;甚至在遇到有人受欺负时,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但唯独借钱这事得好好考虑。”

    “曾经有一次,跟我一起干活的一个哥们,在一场意外事故中出车祸了。”刘超说,被送到医院时,这位同胞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当时现场围了5个中国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替他交医药费。“其实我非常理解这些人。”刘超称,“在这里出国打工的一般有两种人,一种是在国内就负债累累的人;另一种就是想尽快致富的人。这些人都很可怜,很多人还是像我这样,抛妻舍子的,都非常不容易。”后来,由于老父亲生病,怀揣着挣来的五六万元钱(人民币),刘超踏上了回国路。目前,刘超在老家打零工为生。

 

■调查

出国打工主要有三种手段

 

    记者从边防部门了解到,2006年、2007年青岛查获偷渡案件达到一个高峰,而近几年偷渡的数量仍不少。其中,仅青岛机场边检站在春节过后至今,已查获近10起偷渡案。

    青岛边防支队侦查队执法人员介绍,从目前查获的案件情况来看,“出国打黑工”呈现出三个特点:一种是骗取签证,这也是最常采取的手段,一般是年轻人以留学的名义,年纪大的就以出国考察的名义,通过伪造一些证明材料,让自己获得某学校学生或者某公司员工的身份,在大使馆申请到签证,然后从口岸出国;第二种就是在出国旅游时非法滞留,现在比较高发的情况是从2010年以来的“日韩连线游”,游客只需申请日本的签证,所以在游客离开日本后,就难以掌握游客到达韩国之后的行踪,有的游客借此机会滞留韩国,目前这种旅游非法滞留的方式相对高发 ;第三种就是通过中转站的方式偷渡,中国游客到韩国的济州岛现在不需要签证,所以有的游客就先到济州岛,然后通过关系,中转到韩国非法滞留。

    “现在基本都是通过这些形式通过口岸偷渡,很少出现以前那种偷爬外轮或者乘小渔船的偷渡方式了。”青岛边检站的执法人员表示,这也对边检人员的工作提出了新的考验。边检人员告诉记者,在他们的口岸伪装通关,不少偷渡者被执法人员慧眼识破。部分偷渡者签证本身是伪造的,对于伪造的证件,执法人员经过学习,都掌握了一定的辨认技能,发现有嫌疑的,还可以送往专门鉴定实验室鉴定;再就是伪造身份骗取签证的,执法人员会通过观察或者提问来辨别。“比如有的偷渡者,本身是农民的气质,出国目的却是商务考查,气质完全不符,我们一般不会让这种偷渡者通关。”执法人员告诉记者。

每个“客户”非法中介能赚两三万

    4月19日,记者拨打了不少能办理出国劳务的中介公司电话,多数公司都称自己十分正规,明确表示不会协助偷渡。不过,记者从网上拨打一家没有名字中介的电话,对方称其公司在莱西,表示花8万元可以给办理去韩国的签证,但在记者表示想和对方见面时,对方可能发现情况不对,马上挂了电话。

    青岛环太经济合作有限公司是经过青岛商务局批准的出国劳务派遣公司,公司的翟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主营派遣劳务去日本的业务。“正规的出国劳务输出途径,是先从各地的基地公司(由政府设立)吸收想出国打工的人员,然后汇集到他们的派遣公司,他们与日本的公司联系,日本公司通过对这些人员技术、学历等条件的审查,甚至还要面试,才能予以录用,最后由他们办理派遣手续。”

    “有些公司可能没有出国劳务派遣的资质,但为了牟利,就忽悠一些有出国打工想法的人,让他们交纳高额的出国劳务手续费,然后骗领签证。”翟先生表示,被查获的偷渡者,多数知晓自己是在偷渡,有的则确实不知道是偷渡,还以为派遣公司办理的都是合法手续,结果交出去的钱打了水漂。“不走正规手续的偷渡者,多是没有学历技术,或者是年纪偏大的人。”


    根据一些被查获的意欲偷渡出国务工者向边防机关交代,目前非法中介办理至韩国的偷渡手续要5万元至6万元,日本 7万元至8万元,欧美国家则至少需要十几万元。非法中介在每个“客户”身上至少能赚2万元至3万元。

 

■提醒

出国劳务要选正规中介

 

    记者从青岛市商务局获悉,办理出国劳务的公司属于特许经营,目前青岛市经过审批的共有36家。市民如果想出国打工,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出国劳务中介公司。目前,商务部、公安部等已联合出台规定,要求县级和县级以上政府成立对外劳务合作服务平台,统一招收出境劳务人员,不给非法中介留下生存空间。 

 

(佚名)


标签: 出国劳务 出国劳务信息 出国打工

行业动态»人才动态  最新文章
行业动态»人才动态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