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男子出国务工后客死异乡 家属质疑死亡原因

2021-01-27 09:28:17 中国国际劳务信息网 点击数:199


河南男子出国务工后客死异乡 家属质疑死亡原因

津云新闻讯 河南省伊川县葛寨乡后富山村,72岁的张青占在家里的多处墙上写下了:“儿子,你在哪儿?”

张青占的儿子,今年42岁的张灿刚于2020年5月底离家出国务工,两个多月后,张灿刚的家人被告知其在国外溺水身亡。

“尸体的胸部有个很大的洞,眼球没了一只,头颅好像也断了,用东西支撑着,牙齿全部脱落。”张灿刚的弟弟张元刚看到国外发回来的哥哥死亡时照片后,对哥哥的死亡原因心存质疑。

张灿刚的家人希望前往国外亲眼见到其遗体,将张灿刚遗体或骨灰运回国内,均被拒绝,“尸体真的是哥哥吗,如果是,哥哥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张元刚说,家人对张灿刚的死因心存质疑。

出国务工给母亲治病

儿子出国务工两个多月就身亡,72岁的张青占始终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把儿子的照片放在桌上,每天对着照片落泪,老伴则在一旁不停念叨,“如果不是因为我,孩子不会死……”

张青占的老伴患有半身不遂十多年,丧失行为能力,连吃饭、穿衣这样的事情都要有人帮忙,张青占的大女儿智力有问题,虽然出嫁了,但生活还要靠娘家贴补。

张灿刚是张青占的大儿子,他常年在外打工,靠做建筑工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因为家境贫困,今年42岁的张灿刚至今没有结婚,张灿刚的弟弟结婚后带着家人在外生活,家中就剩下张灿刚和年迈的父母相依为命。

近几年来,张灿刚的母亲身体情况越来越糟糕,父亲也患上了脑梗,“他妈妈连抬手都困难,还有严重的高血压、脑梗,每次住院都要半个多月,这孩子就是为了挣钱给他妈妈治病才去国外的。”张青占说,去年年初,他听张灿刚提起过有去国外务工的机会,但因为疫情延误,直到2020年5月,张灿刚被告知可以出发了。

“担心他的安全,但他说可以多挣钱,也有同村的人一起去,就没有多问。”张灿刚临行前,张青占给儿子买了几件新衣服,他记得,2020年5月24日,有人来接张灿刚,“用小轿车来接的,可能是包工头,说是一起去国外的人,以前不认识。”

张灿刚离家后,张青占接到过他的两次电话,都说在国外挺好的,说挣到钱了给他妈妈买药。”张青占称,儿子没有提过在国外出国务工和生活的具体情况,他只知道儿子在中亚的一个国家,可能是从事修路修桥类的工作。

出国打工三个月后意外“死亡”

未经家属同意葬于异国

张灿刚离家的时候,弟弟张元刚正在外地打工,他对哥哥出国打工的消息并不知晓。

2020年7月上旬的一天,张元刚接到一通电话,“打电话的人姓吕,说是带着我哥哥一起到国外出国打工的包工头,他说我哥哥失踪了。”张元刚说,吕某告诉他,国外的警方已经对张灿刚的失踪进行调查,让张元刚等候消息。

2020年8月,张元刚再次收到吕某的消息,吕某称张灿刚可能已经溺水身亡,发过来两张照片,让张元刚辨认尸体,“照片上的尸体是半身的,皮肤发灰色,严重变形,尸体的头部好像是用什么东西支撑着,牙齿缺失,眼睛也没了,头上好像有一个大洞,肚子上也有一个洞,尸体非常惨,没有哥哥的衣物,只有赤裸裸的尸体,我只是感觉像我哥哥。”张元刚说,他根据吕某说的尸体的身高特征判断可能是他的哥哥张灿刚,他要求前往国外辨认尸体,被以疫情为由遭到拒绝。

张元刚说,他没敢把照片转给父母看,怕两位老人看到后无法接受,只告诉他们哥哥在国外可能意外身亡,回不来了,“父母悲痛欲绝,要求把哥哥的尸体运回来,至少把骨灰运回来。”张元刚向吕某提出此要求,但没有得到同意。

2020年9月16日,吕某通过微信向张元刚传来张灿刚的《医学死亡报告》、《死亡证明书》等证明资料。

其中,《张灿刚失踪事件证明材料》显示,张灿刚于2020年6月15日到达国外,经过核酸检测及14天医学隔离观察,身体状况正常。

2020年6月16日至7月5日,张灿刚始终居住在营地,7月6日,其前往矿粉生产区工作,当天12:00左右,张灿刚同生产区其余三人一起就餐,13:00左右,有人看见张灿刚在宿舍缝衣服,14:20左右,工人看见张灿刚在生产区附近的路边,此后,无人再见到张灿刚。

《刑事案件预审调查结案法令》中称,2020年8月4日当地警察局在某河段发现不明男性尸体,吕某等人前往辨认,该尸体经张灿刚弟弟张元刚通过尸体照片确认。当地法医部针对张灿刚的死因分别于8月25日、26日进行了尸体检查,确认为溺水死亡。2020年9月1日,当地出具《死亡证明书》,显示张灿刚死亡日期为2020年8月6日。

更让张灿刚家人无法理解的是,一份资料显示,张灿刚已于2020年8月25日安葬于当地公墓。“没经过我们家属的同意,8月就葬在当地了,9月份才告诉我们,实在不能接受。”张元刚称。

死亡真相是什么?

张灿刚就这样被埋葬在了异国,两位70多岁的老人无法接受,张元刚更觉得事有蹊跷。“我后来仔细回想,照片上的尸体腐烂了,不能完全确定是我哥哥,那边也没有做DNA鉴定,说通过当地失踪人口调查,尸体解剖,尸体比对判断死者是我哥哥的,尸体上有那么多的伤,真的是溺水身亡的吗?”

张元刚对哥哥的死亡原因表示怀疑,他在调查时得知,和张灿刚一起去国外出国打工的有三个同村人,他联系到三个同村人,三人都表示与张灿刚不在同一个地方,只知道张灿刚失踪、死亡的消息,具体情况不知道,此后,三个同村人不再回信。

为了多了解张灿刚在国外的出国打工、生活情况,张元刚找到三个同去的同村人家属,但其几位家属听说打听此事便表示一概不知,“家属的态度有些奇怪,感觉是在回避什么。”张元刚说。

照片上的尸体是不是张灿刚?如果是,张灿刚究竟是怎么死的?张元刚表示,家人无法接受为何不经过家属允许就将人葬于国外墓地。

张元刚委托的代理律师石子强认为,张灿刚一直单身,第一顺序的继承人只有父母两人,尸体的辨认没有经过第一顺序继承人的确认,不符合法律规定,此外,张灿刚的弟弟张元刚以对方发来半身图片确认张灿刚的身份不充分。“按照法律的规定,对于容貌损毁无法辨认的,应当通过采集DNA进行比对的方式,以司法鉴定的结果来确认死者身份,但张灿刚的用工单位显然并没有履行这一步的程序。”石律师认为,图片中的死者到底是不是张灿刚存有疑问。

此外,关于尸体安葬于异国的问题,石律师认为,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尸体的安葬应当尊重家属的意愿,如果没有经家属同意的情况下随意处置尸体,剥夺了亲属对已故亲人尸体的处分权、悼念权和自行安葬权,应当承担侵权带来的违法后果。

客死异国谁来负责?

“如果哥哥真的在国外意外身亡,他是出国劳务输出,总该有人负责。”张元刚认为,张灿刚死于异国,用工单位应该负有责任。

张元刚表示,关于张灿刚在国外的一切,他都是通过吕某知晓的,“吕某是洛阳胜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他说公司和三门峡昌通路桥有协议,他带这些人去国外是做三门峡昌通路桥的工程。”

吕某向张元刚提供了张灿刚与洛阳胜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劳务协议》,该协议显示:劳务内容为中国路桥三门峡市昌通路桥7、9标结构扫尾活,协议签订日期为2020年6月18日。

关于张灿刚死亡责任及赔偿等问题,张元刚和吕某通过微信进行过多次沟通,“一直没有谈妥,他人在国外,没给出解决方案,后来回复越来越少。”张元刚称,他找到三门峡市昌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也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复。

记者采访到三门峡市昌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的张经理,张经理介绍,事发后,公司就张灿刚的事情进行了调查,“我们公司和洛阳胜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2019年签订过一个协议,但根据调查,张灿刚工作的地点不是我们公司和洛阳胜科签订的那个工程项目,我们和张灿刚也没有任何劳务协议。”张经理表示。

记者就此事进行采访,企查查显示,洛阳胜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及实际控股人为吕某,记者试图通过微信的方式和吕某取得联系,但截止到记者发稿,吕某未添加记者。

“如果三门峡昌通路桥和我哥哥没有劳动关系,为什么要为他缴纳保险呢?”张元刚向记者透露,三门峡市昌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为张灿刚进行了意外险投保,保额为100万,保险期限为2020年6月17日至2020年11月16日,“保险公司说三门峡公司于2020年10月申请了哥哥的保险理赔,但11月又申请撤回理赔案件审理,不知道为什么。”张元刚称。

津云新闻记者对张灿刚的保险进行核实,保险公司工作人员证实,此保险单有效,张灿刚的投保人确实为三门峡市昌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该公司确实曾经就张灿刚死亡一事提出理赔审理,但此后又撤销了。

张元刚表示,因保险相关手续不在家属手中,家属无法申请张灿刚的保险理赔事宜,对此,石子强律师认为,被保险人张灿刚已经死亡,其合法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拥有法定的继承权,可以作为继承人提出保险理赔,如果投保人拒不提供已掌握的张灿刚的理赔材料,就应当承担保险不能理赔带来的保险利益损失,承担起保险赔偿数额内的支付责任。

关于三门峡市昌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为张灿刚投保的事情,张经理表示对此保险的事情不清楚,“有可能是洛阳胜科没有投保的资质,我们的员工给他们代办的保险。”张经理称。

“张灿刚的死亡谁来负责任?”张元刚表示,不能让哥哥不明死去,要得到事实的真相和正当的赔偿。

(佚名)


标签: 出国劳务 出国劳务信息 出国务工 河南 男子 客死异乡

行业动态»人才动态  最新文章
行业动态»人才动态  热门阅读